1 美人与马奴

美人与马奴

木妖娆幻想奇缘完结

【4月12号更新时间23:05分。】 玉娇做了一个可预测未来的梦。 梦中玉家被诬陷,一夕之间玉家的财产被旁人贪了去,父亲被关。因救父心切,而被这贼人强占为了小妾。 后来淮州出现了一个淮南王,那贼人想要巴结权贵,便把玉娇转手送给了淮南王。可谁曾知那淮南王竟然曾是玉家的一个马奴! 玉娇从梦中惊醒,便发现自己拿着一根血淋淋的鞭子。 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被她抽得皮开肉绽。 而这个男人好像就是日后的淮南王…… 玉娇“……” 现在道歉还有来得及吗? 为修补关系,小姑娘夜半三更的偷偷摸摸进入马棚,正欲解开马奴的衣裳查看伤势。 马奴却蓦地睁开眼,看清来人,声音低沉:“小姐若是想要奴,直言便是。” 颤颤发抖的小姑娘:“……我没、没……” 马奴目光逐渐冷冽,小姑娘一怂,瞬间改了口:“想……要。” 【关注微博:晋江-木妖娆】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【预收《美人与悍匪》 阮小渔自及笄之后,就一直梦到同一个男人在她的耳边低语呢喃,亲密的唤她小渔儿 直到一年后,阮阿渔见到了这个男人。 她爹给她寻的未来夫婿,金盆洗手的悍匪头头…… 阮小渔哭着嚷着说不嫁。 结果那男人闻言,把马刀搁在了桌面上,微微挑眉,沉声的问:“真不嫁?” 他那群兄弟更是齐刷刷的把腰间的马刀亮了出来。 ……这哪里是从良了!分明是恶匪! 阮小渔一怂,改了口:“……我嫁、我嫁!” 阮小渔胆子小,被吓了几回后,也就哭哭啼啼的上了花轿。 后来她发现,其实这从良悍匪人也是很好的。 楚云震自一年前就一直在做着一个梦,梦中有一个小姑娘,床榻上哭哭啼啼的喊着他夫君。每回梦醒之后,他都意犹未尽,想要找到这小姑娘。 后来,他金盆洗手去替死去的老爹讨债之时,那欠债的人赔不起,便打算以闺女抵债,起先楚云震是不乐意的,但后来看着那小姑娘,瞬间觉得这笔买卖真他娘的值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【基友的文:《穿成四个起点男主前女友》 某一天,武侠文、玄幻文、仙侠文还有西幻文的世界出现了时空缝隙,于是四个起点男主突然碰面了。 武侠文男主:我是天选之子,从出生那天起就注定是一个无敌的存在。 玄幻文男主:好巧,我也是。 仙侠文男主:吾亦是。 西幻文男主:谁不是呢? 武侠文男主:只可惜修行路上遭遇坎坷,一朝陷落。其间有一相爱女子,见我失意却弃之不顾、退我婚约。我立下誓言,终其一生势必要让她后悔。 玄幻文男主:好巧,我也是。 仙侠文男主:吾亦是。 西幻文男主:谁不是呢? 武侠文男主:相爱女子名叫厉鸳。 玄幻文男主:好巧,我也...... 仙侠文男主:吾亦......! 西幻文男主:谁不.....? 厉鸳:“啧。”】

1 硬核快穿

硬核快穿

小狐昔里N次元连载

文案: 谭昭系列第三部。 嬉笑怒骂皆由心,鲜衣怒马仍少年。 原创快穿故事,架空世界,非现实社会,依然无CP。 不看第一部第二部,并不影响观看。 tips: 1、谭昭系列第一部《吾命将休》是讲主角在武侠世界快穿,第二部《昭如日月》是神话传说故事快穿,欢迎戳戳。 2、这一部是原创故事,自由放飞,依旧是无CP快穿故事。 3、主角很苏,能力出众,不会憋屈,怼人一级棒,有个没什么卵用的系统一枚。

1 一念情深,总裁大人好眼熟!

一念情深,总裁大人好眼熟!

秦倾现代言情连载

林笙箫一直觉得爱情应该是专一的,可当她亲眼目睹相恋八年的男友跟亲姐姐劈腿的时候,她觉得爱情,那就是个屁,所以母亲在改嫁带着她住进新家,告诉她这是爱情的时候,她不屑一顾,可一进门,见到乔家大少乔陌然的时候。她呆了。她:“……乔,乔先生?”他脸色微沉:“你该叫我大哥。”她顿时沉默了,欲哭无泪的看了看自己的小手,这手可是摸过他的胸肌,抓过他的命根子,还一脸嫌弃的甩开……住到一个屋檐下之后,他得知她跟自己的表弟肖毅东有过一段八年的青涩恋情,甚至于现在还嘴硬心软的恋恋不忘后,他厉声问:“你把我当什么,嗯?”“大……大哥……啊……”后面的话,他全数吞掉,她自动消音。……***乔陌然,京都乔氏接班人,有着久居上位者的那种光芒,人人趋之若鹜,他冷然,果决,高傲,从来眼里就只有自己,为达目的不计任何的手段,他一步步的追逐,三十五岁那年,当他做到了那些一切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事的时候,站在金字塔最高处的他突然没了追逐的目标。可没想到,那年,那日,他在泳池与她的初见,让他暴怒的记住了她,再寻觅的时候,仿佛天意一般,他在旋转餐厅的最高处往下看,一眼便看到了她,初出茅庐的小设计师,带着设计图稿追在别的设计大师后面虚心讨教,与之前见到的她,完全是两个样子。他倏然的扬眉,嘴角不自觉的上扬:“小东西,就是你了。”**人家说,于千万人之中,遇见你要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迟一步,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:“哦,你也在这里吗?”而林笙箫,遇见的便是这么一个男人,他优秀,深情,强势,霸道,偏执,自私,可这全部汇合起来都成为对她无与伦比的固执,兴许,这就是林笙箫的爱情。